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教师文丽 教师文丽文丽是我们市一所小学的数学教师,她丈夫佟志是一名技术工人。夫妇结婚了十五年,有一个读初中的儿子。  这天,文丽如常地到学校给学生上课。课间休息,文丽来到办公室,整理一会上课用的教材。  “文老师。”文丽身后一把男声道。  文丽一看,原来是刚毕业调来没多久的语文老师小夏,小夏二十出头,长得轮廓分明,英俊之余带有少许腼腆。  “小夏呀?找我有什么事?”文丽微笑问小夏看着文丽迷人的笑容,脸红着说,“这样的,文老师,我给您找到了初中的复习资料,你带给大宝,我想对他学习有帮助。”  文丽接过细心包裹好的一捆教材,笑道,“这怎么好意思啊,多少钱我给回你。”  说完往手袋掏钱。  小夏连忙说。“不不,不要,这书也是朋友给我的,不用钱。”文丽还是要给钱小夏,小夏说,“文老师,您再这么客气就不当我是朋友了啊。”  文丽只好笑一笑,把钱收回。  上课的铃声响起。  文丽说,“我要回去上课了,真谢谢你了,小夏。”小夏的脸红通通的,说,“不用客气……”  文丽转身要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小夏突然叫住了文丽,“嗯?什么事?”文丽不解地问,“没有什么,我想说……文老师您今天的衣服很漂亮。”文丽微笑地说了声,“谢谢。”,转身走出办公室。  小夏呆呆地看着文丽的背影,洁白的衬衫配着黑色及膝西装裙,一双白嫩匀称的腿上穿着肉色丝袜,蹬着白色的高跟凉鞋,走起路来姿势曼妙极了。  直到文丽走出了视线,小夏才回过神。办公室里只剩下他,其他的老师都去上课了。他突然想起曾经看到过文丽在办公桌底下的抽屉里放了一条丝袜,大概是以防丝袜坏了能替换。  于是,小夏来到文丽的办公桌前,蹲下来,底下的抽屉如愿地没有锁上,打开一看,除了一些杂物外,一团捆成团的肉色丝袜出现在小夏面前。  小夏第一时间拿起这团丝袜,塞进口袋,关上抽屉,逃似的离开了办公室。  晚上回到家,文丽忙着给孩子煮饭,佟志也加班到很晚才回到家。  晚饭后,佟志舒服地洗了个热水澡,出来看见儿子大宝还在写作业,过去说“大宝,作业很多吗?”  大宝埋怨说,“才不是,我的作业早写好了,这是妈给我的复习资料。”佟志点了点头,拍着大宝的肩膀说,“快点看完去休息,学习这事情不能两天三天凑出来的,要坚持。”  大宝应付地哦了一下,继续捧起厚厚的复习资料。  文丽从厨房里忙活完出来,跟佟志说。“哎?这么快就洗完澡啦?”“呵,是啊,今天特别累,早洗了上床睡。”  文丽看了看表,已经是9点多了,她跟大宝说。  “儿子,今晚就复习到这吧,洗澡然后睡觉去。”大宝像获得了自由,兴奋地跑向浴室。  “这孩子……”佟志苦笑说。  晚上,夫妻俩在床上。  “唷,你怎么还不关灯呀?”文丽在床上翻着被子说。  “睡不着……想你了。”佟志坏笑说。“想我干嘛了?”文丽也笑着说。  “当然是……”佟志说着钻进文丽的被窝里,剥下文丽的睡裤,一头埋进文丽的大腿间。  “哎呦,你都老大不小了,瞧你坏得……唷……痒……别舔……”小房间里隐隐传出文丽的轻吟声。  佟志甩开被子,伸出头来,满嘴是水,“嘿……老婆,怎么样,舒服吧?”文丽打了佟志一下,说。“用嘴巴多不卫生啊啊,你老想出这些奇奇怪怪的方法。”  佟志笑了笑,脱了裤子,指着自己粗大黑紫的阴茎,说。“老婆,你也用嘴巴帮我弄弄吧。”  文丽白了佟志一眼,说。“才不!多恶心……”“我刚才洗得很干净了,不怕不卫生,老婆,你就给我试试嘛。”佟志说文丽怎么也不答应,说。“赶紧完事,明天还要上班呐。”说完张开双腿,佟志只好退而求次伏在文丽身上,抽插起来。  一下……两下……佟志粗大的阴茎在文丽的小穴进进出出,为了防止淫水弄湿床单,文丽从床边拿来准备好的毛巾,铺在自己屁股的下面。  随着佟志激烈的抽插,淫水浸湿了毛巾,阴茎与阴道口的交接处,冒出了许多白色的泡沫。  “老婆……你今天里头可真滑啊……”佟志喘着粗气,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嘘……你给我小声点行不……嗯……”文丽用手捂住嘴,闷哼着,因为她怕自己叫出来会被儿子听到。  “哎!老婆!我……我忍不住罗!”  “啊……快拔出来……别弄在里面呀……”文丽连忙提醒佟志。  佟志只顾着射精,哪里会肯拔出来。  他紧紧抱住文丽,浑身抖索,一阵接一阵的精液射进文丽的子宫内。  “你这死家伙……”文丽抱怨着,推开佟志,连忙拿来纸巾捂住阴道口。  佟志索性趴在一旁,缓了缓气,就睡着了。  第二天,佟志有点疲倦地去上班,文丽则容光焕发地到了学校,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小夏。  “唷,早上好,小夏,今天你怎么这么早就来啦?”文丽笑着跟小夏打招呼小夏看见是文丽,连忙说。“早上好,文老师……今天起早了,所以提前回学校了。”  文丽说。“年轻人就是有活力,不像我们家的……”说到这,文丽有点不好意思,没有说下去。  “文老师啊啊,这个周末我想请您去看电影,一部法国的爱情剧,特感人,您……有空去吗?”小夏说完紧张地等着文丽的答复文丽想了想,说。“嗯,抱歉,周末要干家务还要给大宝复习。”  小夏听了,显得很失望。  文丽看见他这个样子,说,“哎?小夏,你怎么不跟你女朋友去呀?”“我没有女朋友,没关系,我一个人去也可以的……”“你买票了?”文丽问,“嗯,买了两张……”文丽考虑了一下说,“那好吧,反正我也很久没有看电影了,什么时间。”“星期六,晚上8点,到时戏院门口见!”小夏高兴地说。  “那好,到时见。”  晚上,文丽在家挑选着裙子,佟志看见了,问,“你这是怎么了?无端端的选裙子干嘛?”  “不告诉你。”文丽调皮地说,“哎?我说你这个人呐,我问你怎么不告诉我。”佟志有点赌气说,“我怎么非要告诉你啦?”文丽本想开开玩笑,没想到佟志竟然跟她较劲,于是她也有点生气,“哼,我懒得跟你说!”佟志说完,索性看起报纸,“我也懒得跟你说!”  就这样,夫妻俩闹翻了,彼此没有理睬对方,这本来是正常的,夫妻俩通常闹矛盾后没几天就和好。所以佟志一点也不在意,这让文丽更加生气。  星期六的晚上,小夏早在6点多就侯在了戏院门口,他十分期待着文丽的到来。  来看电影的男女很多,小夏不时地在人群里找寻文丽的身影,怕文丽来了看不到他,又爬上最高的台阶,四处观望着。  “小夏,你爬那么高干嘛呢?”小夏听到背后一把优美熟悉的声音。  小夏连忙转身,文丽盘起秀发,一身浅紫色的连衣裙,穿着肉色的丝袜和乳白色的尖头高跟鞋。  小夏看傻了眼,说。“文老师……您……今天真漂亮啊。”“哦?是吗?谢谢,咱们进去吧。”文丽笑着,俩人一同进去电影院。  漆黑的电影院里,小夏僵直地坐着,文丽坐在他旁边,他能闻到文丽身上淡淡的香味,借着偶尔传来的亮光,偷窥文丽连衣裙下的丝袜美腿。  文丽很久没有看过电影了,自生下儿子后一直忙于照顾家庭,她认真地看着电影,当看到一处情节时,文丽突然对小夏说。“小夏,你看这男主角跟女主角会不会……”由于文丽是突然看向小夏,而小夏刚好呆呆地盯着文丽,所以,俩人的眼光触动在一起。  “小夏你在看什么呢?”  文丽尴尬地说小夏紧张得冒出了汗,结巴地解释。“没有,我……我刚好也想对您说,所以……”  这样的谎言当然瞒不过文丽,但是文丽也只好说。  “哦,那继续看电影吧。”  小夏这才懊恼自己说不出更好的借口,一场电影他完全不知道放的是什么就结束了。  小夏要送文丽回家,俩人走在寂静的大街上。  “文老师,刚才的电影好看吗?”小夏问,“嗯,很久没有看过这么感人的电影了,谢谢你呀小夏。”  小夏挠了挠后脑勺,说,“不客气,文老师您喜欢看的话下次我们再去看,好吗?”  “嗯,好的。”文丽笑着回答,接着说。  “小夏,我看你也该找个女朋友了,有没有想要成家?”小夏想了想,说。“我啊……还没有这个打算,再说,现在的女孩子不适合我。”  “为什么呢?现在的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多得是,以小夏你的条件,说不定相宜的女孩子就在你身边呐。”  文丽开玩笑地说没想到小夏居然以为文丽在暗示他,他连忙说。“是呀,就在我身边,文老师……您对我……有感觉吗?”文丽听了,吃了一惊,虽然在电影院里文丽就看出小夏对自己的奇怪表现,但是没想到他那么快就对自己表白。  “胡说什么呢……你都能成我儿子了。”文丽显得很不安,眼前这个年轻人伦样貌条件绝对比当年的丈夫要好,可是文丽想到自己已经有了家庭,这个包袱她不可能放下,已经整整背了十五年,文丽突然想到自己已经到了人老色衰的年龄,叹了一声,对着站在那一脸茫然的小夏说。“别胡思乱想了,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说完就要走小夏这时突然拉住文丽的手,说。  “文老师,您别走!”  “干什么呢!我都说得一清二楚了,你怎么还不明白。”“您走了,我活不下去了!”小夏说着,竟然抽泣起来。  文丽连忙说。“小夏……你……哎,你别哭了,你说你一个大男人的被人家看见在街上哭会怎么说你。”  “我才不管,我……我喜欢您,文老师。”  小夏激动地说文丽怕被别人看到,连忙说。“别喊了,会被人家听到的。”“您告诉我……对我有感觉吗?”小夏紧紧捉住文丽的手问文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看见有一辆计程车经过,把计程车拦下来,说。“上车再说……”车上,司机不时好奇地看着这对年纪相差若干的男女,见他们彼此不说话,也没有交待去哪,忍不住问。“请问两位去哪?”“这……”文丽想着要去的地方,她只想找一个少人的没有熟人的地方,把事情跟小夏说清楚,好让他对自己死心。  “直走去文华路。”小夏开口说话司机听了,开车往小夏说的地方开去。  “小夏,那是你们家附近呀。”文丽疑惑地说。“嗯,去我家,好吗?”“可是……”文丽想了想,也许只有小夏家是最安全的,于是没有说下去。  车到了小夏住的公寓楼下,文丽付了车钱,俩人下车。  “文老师,上去坐坐吧。”小夏心情没有原先那么激动了。“嗯,好吧。”文丽跟着小夏,上了电梯。  进了小夏家里,文丽发现小夏家比她想象中的整洁截然不同,东西没有条理地乱放,衣服鞋子到处都有。  “哎呦,你怎么不收拾一下啊。”  “真的不好意思,刚才……赶着出门,忘了收拾,我没想到您能上来。”小夏说着,连忙去收拾着。  “男孩就是男孩,不是这样收拾的,我来教你。”文丽说着,上前教小夏衣服该怎么折,该怎么放,然后俩人一起把小房间收拾得亮丽一新。  “文老师,真谢谢您。”小夏给文丽倒茶,说。“客气什么。”文丽在沙发上坐着,才想起自己进屋后没有脱鞋。“哎,我竟然忘了脱鞋就进来了。”文丽说着起身蹬着白色高跟鞋去玄关。  “不用脱了……”小夏连忙喊住文丽。“其实,文老师您穿鞋子显得更加漂亮……”  文丽听着,想起了平常注意到小夏经常用眼角去瞄自己的腿,她以前看过的一本杂志提起过有的男人会对异性的腿部或者穿过的丝袜高跟鞋等有兴趣,这是恋足恋物癖的表现。  文丽只好交腿坐在沙发上。眼前的小夏一下子把注意力集中在文丽的腿上。  “真是的,你这孩子……不就是腿嘛,有什么好看的。”文丽忍不住说了一句,吓得小夏惊出一身冷汗。  “小夏我跟你说,你没必要把女人想得那么神秘。”文丽说着去拉小夏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我跟你说小夏,你该找个女孩子做伴了,不然……”文丽说到这,小夏突然喊道。“不要!我不要找其他女人,有你在我身边就可以了,文老师……我……我喜欢你!”小夏一个劲搂住文丽,想要亲吻文丽。  “干什么……放手!你放手!听到没有?放手呀!”文丽不断挣扎着,死活不让小夏的嘴贴近她的嘴。  小夏是个文弱书生,被文丽激烈的反抗吓得手忙脚乱,文丽趁小夏手松了,玉手一扇。“啪!”的一声,狠狠地扇了小夏一个耳光。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你这是*奸!知道吗!”文丽厉声道。“对不起……文老师我……我……”小夏显得十分彷徨文丽连忙起来,夺门而出。  小夏只好呆呆地看着文丽的背影离去。  文丽回到家,佟志在看报,见文丽匆忙的样子,说。  “哟!电影不好看吗?”  文丽白了佟志一眼,暗自恨丈夫的不体贴,便怒气冲冲地进了浴室,换了衣服,回到房间关门就睡。  佟志叹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女人,真是不可理喻。”文丽第二天回到学校,小夏没有来上班,接下来连续好几天过去了,也没有小夏的消息。  一天下班后,文丽忍不住来到小夏家,准备劝小夏不要消沉下去,因为她知道小夏是因为她才不上班的。  文丽按了几下门铃,门才打开,小夏一脸憔悴,看见文丽来找他,不知所措地连忙开门请文丽进屋。  “小夏,这几天你怎么不来学校?”  文丽坐下来问。“有点不舒服,所以……”小夏回答说。“你不用说谎了,你哪里是不舒服,是为了前些天的那件事情避开我?”文丽问小夏没有回答她,他坐下来给文丽倒了杯茶,才说。“是的……我……我怕你介意。”文丽笑了,说。“傻话,我介意的话就不会来看你了,你呀,明天赶紧回学校,你的学生都盼着你回去教他们呢。”  小夏听了,高兴地说。“真的?文老师,您真的不生我气?”“生什么气,我都一把年纪了,有年轻人看上我,高兴都来不及呀。”文丽开玩笑说。“没有,文老师您还很年轻,比许多姑娘都要漂亮得多!”小夏连忙说,文丽听了显得不好意思,小夏才明白自己的失态,道歉说。“不好意思,我又犯毛病了,不过我说的是实话,您不要介意……”文丽突然感觉小夏的可爱,打趣问。“小夏,你老实回答我,跟女孩子交往过没有?”  小夏听了认真地回答说。  “没有……其实我一直都不敢认识女孩子,我对自己不是很自信。”“难怪你整天胡思乱想的……”文丽白了小夏一眼,小夏看见连忙低下头害怕惹她生气。  “好了,我要回去做饭了,你好好休息,明天学校见。”文丽说。“嗯,我知道了,文老师您慢走。”小夏送文丽出了门,一直等文丽走远,才上关门,文丽看在眼里,内心对这个比自己相差十多年的男人起了莫名的感觉。  这边佟志下班后还在老范家喝酒,老范的妻子淑珍倒是很不高兴,她边做饭边埋怨。“这个佟志又来找我家的老范喝酒,真是烦人。”佟志喝多了,边啃着花生,边打趣说。“老范,你的媳妇生气了,快哄哄她呗。”  老范摸着红彤彤的酒鼻子,笑道。“我们家淑珍可没有那么小气,哪像你们家文丽,动不动就闹别扭。”  “她?她可听话了,特别……呵呵,是晚上的时候……”佟志笑吟吟地说到一半,被淑珍打断了。“臭老爷们,大白天的说什么流氓话!”“好好,我……不说,说得你们夫妻俩起了欲火,我可是罪人呐,我……还是回去,不妨碍你们办事,哈哈……”  “臭流氓!给我赶紧回去吧你!”淑珍噌道。“老佟,回去啦?”老范说着,佟志跌跌撞撞地出了门,说。  “回去了,好让你们办事,哈哈。”  门关了佟志走后,老范看着厨房里的妻子,被佟志这么一说,色心大起,进了厨房就搂住淑珍。  “干什么你!”淑珍只见推不开老范,说。“孩子快放学回来了,晚上再说吧……”  “我不要,我们好久没有亲密了,来,就在这……”老范说着一手拉开裤子拉链,一手卷起淑珍的裙子,露出两瓣白花花的大屁股。  “哎呦!会被被对面看见的,你疯啦……”  淑珍说着,却被老范剥下了内裤,老范一手探进淑珍的臀缝,二话不说一手指插进了淑珍的蜜穴里,迅速地搅拌着。  淑珍的声音变得模糊,“嗯嗯呀呀。”地呻吟着,手里正在洗的菜也丢在了洗碗盘里,任由水冲洗着。  老范的手抽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满手湿了,老范笑道。“瞧,水真多,我看需要解渴罗。”  淑珍打了老范一下,说。“赶紧,孩子快回来了!”“遵命!”老范从内裤直接掏出粗壮发硬的阴茎,对准淑珍的大屁股猛地一刺!阴茎。“噗!”的一下插进了湿滑的阴道里,开始抽插起来。  方才淑珍说的对面,其实就是佟志的家,佟志还在街上晃悠着不舍得回家,他的儿子大宝一早就放学回家第一时间打开电视准备看心爱的动画片,然而大宝找寻遥控器的时候,从阳台看到对面相隔不到几米的老范家的厨房,正正上演着这活色生香的一幕。  大宝的心一下子蹦了起来,他赶紧猫着身子,躲在阳台的窗前,探出半个头来,继续偷看着对面老范夫妇做爱的情形。  “大收获啊啊,想不到范叔叔跟范阿姨在大白天竟然就在自家的厨房做起爱来。”大宝眼睛瞪得老圆的,生怕错过任何镜头。  他看见淑珍翘着雪白的大屁股趴在洗碗池前,老范在她身后激烈地摇晃着,俩人的表情都不相同,大宝想,“范阿姨看上去像是很痛苦,但是又像很舒服,而范叔叔始终显得很自在,真是奇怪。”  大宝看了不到五分钟,老范就泄了气地趴在淑珍背后,然后俩人双双走出厨房。看完了这场大战,大宝心里很不是滋味,下面的鸡鸡一直硬着。  第二天晚上,文丽下班回家不久,佟志一身酒气地回来了,文丽冷冷地说。  “怎么样?又跟隔壁的那家伙喝酒拉?”  “什么家伙不家伙的?啰嗦……”  文丽听了,生气地回应。“你嫌我啰嗦了是吗?”佟志有了几份醉意,不假思索地说。“我是一家之主,没到……到你教训我的份……”  文丽听了,抛下围裙,进去房间换了衣服就夺门而出。  而佟志,却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文丽走在大街上,烦躁的心情使她感到这时候的大街特别冷清。  “呤……呤……呤。”文丽的身后传来自行车的铃响,“文老师!”文丽转身看了看,原来正是小夏。  小夏下了自行车,问。“文老师,您怎么一个人在街上啊?”文丽不要意思说跟丈夫吵架出走,欲言又止。  聪明的小夏似乎看出了什么,于是脑筋一转,说。“文老师,您还没吃饭对吧?能赏脸去吃顿便饭吗?”  文丽犹豫着要不要答应,可对佟志的恨气还在,于是说。“这样不太好意思吧?”  小夏听了,连忙说。“不不,文老师您能赏脸来,我求之不得。”于是,文丽上了小夏的车,一同到了小夏家。  俩人一同晚饭的时候,小夏问。“文老师您喝酒的吗?”文丽笑了笑。“我不会喝酒。”  小夏又说。  “没关系,喝一点点好吗?我还听人家说适当的酒可以养颜呢。”文丽只好说。“那好吧,我只能喝一点点。”  这酒是二锅头,文丽才喝了一小口,脸就红了,酒气一下子上来。忍不住喝了第二口,接着是第二杯……第三杯……  小夏眼看文丽要喝醉,连忙劝说。“文老师……您别再喝了。”文丽的脸因为酒精的作用发红,对小夏也放松了警惕。  “文老师,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再来给我一杯嘛……”文丽这时候醉意正浓,只想喝更多的酒。  小夏楞了好一会,犹豫了半天,还是倒了酒给文丽递过去。  文丽一饮而尽,小夏又递过去一杯……  文丽已经喝不下去了,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醉得不省人事。  小夏看着眼前烂醉如泥的文丽,一股冲动涌上心头,他靠近文丽,伸出因为紧张而发抖的手,摸了摸文丽的腿。  见文丽毫无反应,小夏胆子更大了,他索性双手捉住文丽的丝袜脚丫,又揉又捏,这是他梦寐以求想要干的事情,他迷恋文丽的丝袜美腿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不仅在上班的时候偷看文丽的丝袜美腿,而且还偷过文丽的丝袜手淫,他甚至连做梦都梦到文丽穿着丝袜和他性交。  此时的小夏已经忘了自己是谁,一心一意玩弄文丽的丝袜脚丫啊,他跪在地上,低头去将文丽丝袜脚丫的味道吸入鼻腔,还用口去吸吮那透明的袜尖下匀称的脚趾。  文丽的丝袜脚丫几乎被小夏舔了个遍,透薄的丝袜上留下斑斑的口水印。  接着小夏他索性拉下裤链,掏出那根硬直的阴茎,捧起文丽的另一只丝袜脚丫,用龟头抵在脚丫上磨啊磨,龟头经过之处,在柔滑的丝袜上留下一道深色的水迹。  小夏兴奋到了极点,再也忍不住,狠狠握住阴茎狂撸了几下。  “文……文老师!”小夏眼睛紧闭,一阵接一阵的精液狂喷在文丽的丝袜脚背上。  小夏喘着粗气,看着文丽那沾满白浊浓浆的丝袜脚丫,心里又喜又悲,喜的是他终于如愿以偿玩弄了女神那双美丽的丝袜脚丫,悲的是身为一个教师做出了如此变态的行为。  小夏连忙拿来毛巾把文丽脚丫上的精液拭擦得干干净净,给不省人事的文丽盖了被子,然后给文丽的老公佟志打了个电话。  “喂,佟大哥吗?我是文老师的同事小夏,文老师在我这里喝醉了,你快来接她吧……”  “哦?这……那好,给你添麻烦了,我马上过来接她。”小夏放下电话,看了看熟睡中的文丽,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过了没多久,佟志就过来把文丽接回家,憨厚的佟志大概不知道小夏对他爱人做了那么猥琐的事情,临走的时候还连声对小夏道谢。  第二天,佟志和文丽又和好了,文丽也找到小夏尴尬地说:“小夏,昨天真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文老师,您能赏脸过来吃饭我开心得很呢。”小夏笑了笑,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这说明文丽没有发觉他做过的事情,他拿起教材,精神抖擞地对文丽说,“文老师,我去给学生上课去了。”  文丽看到一向内向的小夏少有的打起精神来,不禁会心一笑,“好的,加油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