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射进学妹的处女穴作者不详

射进学妹的处女穴作者不详


费宁是我的小学妹,刚刚17岁的她,完全把我当哥哥看待,甚至和我一起租一间房子。说起来,她并算不上很漂亮,可是却有一股单纯可爱的劲儿讨人喜欢。
一天深夜了,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
“明天还有课,上高中的妹妹应该早已入睡了吧?”我心想:“去看看吧,这一阵子也没好好照顾她。”
进了费宁的房间,发现她已经睡着了,只不过被子已全部掉在了地上。
“还是没改掉这个坏毛病。”我叹了口气,准备走上前把被子拿起来,抖抖灰尘,盖在妹妹的身上。
但是借助窗外的月光,他还是看清了床上的景色:一件粉红色的小睡衣,领口敞开,已经开始发育中的胸部,像馒头一样凸起;更诱人的是,下身的内裤由于睡姿的关系,把少女最隐秘的部份露处了一点,可以看到已经有稀疏的阴毛。闻着少女特有的香味,我感觉下身有点涨了,不禁埋怨有了像扯掉她的小内裤的冲动。
“学长……不要离开我。”床上的少女在梦中呓语。
小小的瓜子脸,大大的闭着的眼睛上隐约能看到泪痕。
“我不会离开你的。”
听到了承诺,少女安然睡去……
“小宁,明天就是你生日了,准备怎么过?”一个短发的小女孩问费宁。
“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费宁对着自己的小姐妹说。
“那……不如来我家,我们一起过?”短发女孩问。
“不了,我和哥哥说好了,在家过。”想起哥哥,费宁笑了一下。
“对啊,你还有个超帅的哥哥呢!我要是也有一个这样的哥哥就好了。”短发女孩羡慕的说。
“他已经一个月没有和我说话了,每天也不见人影。”费宁苦恼地对死党说。
“是吗?我听人说他好像在打工,在“夜来香”。”
“他在那种地方干吗?”
“不知道,有人说他看见你哥哥前天晚上把一个女孩扶上了出租车,那个女孩还亲了他一下呢!”
“不可能!哥哥不会的!”听到这个消息,费宁脸变得惨白。莫明的心痛感觉,告诉自己很在意。
“不要紧吧,小夜?”看到脸色苍白的费宁,死党慌忙问道。
“没事的,休息一下就好。”躲开死党的追问,费宁急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哥哥和一个女孩?哥哥不要我了吗?”费宁拼命忍住眼泪,问着自己。
“小芬,你说过生米煮成熟饭,女孩子就会跟着男孩一辈子,是真的吗?”
小宁边收拾书包,边问着死党。
“那是爱情小说里情人间对付父母压力才这么做的。小宁你还当真啊?”
“没,我问问而已。嗯,能……能借我点钱吗?”
从来没借过钱的费宁犹豫地问。
“可以啊,不过你要来干吗啊?”死党疑惑的问。
“没什么,买点东西。”费宁咬着嘴唇,彷佛下了什么决定一样。
“回来了啊?小宁,快洗手准备一下,看看我今天给你做的菜。”我边炒菜边对妹妹说。
“好的。”费宁边答应,边走进洗手间。
“真的要这样吗?
哥哥要不高兴怎么办?“费宁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这是你的礼物,看看好不好。”我把礼物拿给妹妹。
“好漂亮的晚装啊!谢谢哥哥!”费宁看着手中的衣服,幸福的笑着。
“自从你上次说过,我就记住了,所以这个月打工赚钱,帮你买下来了。”
我微笑着说:“你可得帮我洗一个月衣服啊!”
“嗯,我会的。”听到哥哥对自己这么上心,费宁心里十分感动。
“哥哥对自己还是有爱的。”突然这么想。费宁十分紧张,怕被哥哥看出来,可是抬起头来,发现哥哥已经睡着了。
“谢谢你!哥哥。”费宁把头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哥哥的额头。
“嗯!?你干吗?”我突然醒过来。
“没什么,想叫醒你,压下砰砰跳的心。”费宁平静地回答。
“怪我,怎么在这种时候睡着了。”
我不好意思地向妹妹道歉:“哦,蜡烛都快烧完了,快许愿吧!”
在哥哥的注视下,费宁许完了愿。
“许了什么愿?能告诉哥哥吗?”我笑问。
“不能说。”费宁神秘的笑笑,“你等等。”说完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丫头,在干什么呢?”强压下自己的好奇心,我静静的坐着。
“哥,你看!”
听到妹妹的声音,我猛的回头,看到了一幅让人窒息的景色。
那个可爱的小女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美丽的少女:乌黑的披肩发,瓜子脸上是一双闪亮的大眼睛,正在看着自己。小巧的瑶鼻,樱桃一样诱人的嘴唇。
“天……”我叹息着。
光洁的脖子下面是裸露出一大片白腻,粉红色的晚装下面更是藏着诱人的身躯,已经有形状的胸部,由于晚装较薄,两颗“小樱桃”微微凸起,……修长的美腿有着完美的弧线……白色的高跟鞋……
“天啊,这是自己的妹妹吗?这是仙女下凡啊!”我心中感叹着。
“哥!”看着哥哥用一种从未有过的眼光看着自己,费宁又羞又喜,连忙喊道。
“啊?对不起。”沉浸在美丽景色中的我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妹妹,被喊声拉了出来。
“哥,你帮我去厨房拿个小杯子好吗?”
“哦!”正好有了下台阶理由的我急忙逃离现场。
“决定了,我心爱的哥哥。”费宁从书包中拿出一瓶药水,到在了我的可乐中。一滴,两滴……
“来,干杯。”费宁不动声色的把杯子递给了哥哥。
“好吧!来,小夜,干杯!”毫无心思的我喝了下去。
“干杯……”
“自己怎么会躺在小夜的房间里?”我奇怪的想:“刚刚明明在喝饮料啊!”
“怎么回事?”想要起来,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我有点奇怪。
“没事的,哥哥。”妹妹的声音响起。 “小宁?”想说话,却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我惊惶地想向妹妹说话的方向看去,却一点力气没有。
“哥哥,我喜欢你,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丝不挂的妹妹——费宁。
“怎么会?”看着美丽的女孩身体,我脑子有点不够用了,而让他更惊讶的是,自己也是一丝不挂。
美丽的女体慢慢的蹲在了身边,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那种温柔抚慰的感觉……
“你喜欢我的身体吗?哥哥。”费宁拿起哥哥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从手接触到胸部的一霎那女孩身体的颤抖,可以知道女孩从没有被人这么碰过。
一种柔软、温暖的感觉由手传到大脑。
“不,宁,你还小。”此时的我真想一把把她按到身下,可我还是尽量克制。
“不,哥哥,今天晚上,我是你的,我不要也不想和你分开。哥哥想对宁儿怎么样都可以,只要哥哥肯接受宁儿。”
抚上哥哥的胸口,一种异样的感觉升起。那种宽广的感觉,好想躺上去啊!
⊥这么想着,费宁趴在了我的胸上,微微摩擦。 突如其来的感觉,让我颤抖,胸口那两团软肉,让他的下身起了反应。“不管了,这样再不干还是男人吗?!”
我决心要让费宁尝到敢给我下药的惩罚。我开始用力揉搓她柔嫩的乳房,随着摩擦,费宁粉红色的乳头变大了,颜色变得更深。而更让她感觉兴奋的是,哥哥的那个站了起来,说明自己对哥哥还是有魅力的。她把我的一只手放在脸庞上摩擦,另一只手抓住了……那个雄壮的东西。我不禁热血沸腾,如果不是药力还没消失,我非得狠狠地调教她一番,而现在只能暂时享受她小手的服务。
“好大了”费宁想,虽然不清楚其他男孩的尺寸,但是对男孩子的尺寸心里还是有个底的,但是哥哥的……她一只手只能抓住根部,如果要全部抓住,两只手都不够,就用一只手慢慢抚摸。那个肉棒,从最初的竖立,慢慢变成坚挺着,黑红色的龟头,布满狰狞的血管。这个景像让费宁有点喘不过气了。最后,达棒渗出了丝丝液体。
“会口交吗?给哥含!”我忍不住队费宁粗暴命令。“口交?”宁似乎不太明白,但她很快领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费宁试着用嘴唇含了进去,“是这样吗?”
“这样怎么行,想讨哥哥喜欢旧给我全含进去!”我一边命令以一边体会,啊……这种感觉……快要爆炸了。
先是小手的揉动,现在,感觉到自己的宝贝被妹妹含了进去,甚至还用舌头在上边滑动。
好爽啊!我感觉自己无法再忍受这种感觉了,这种感觉,比手淫还要刺激一万倍!费宁最初吃进去有点恶心,但是,肉棒发出的味道,却让自己无法停止……那是哥哥的味道啊!所以费宁还是含着,然后用舌头舔着龟头,尤其是每当舔过马眼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哥哥身体的颤动,这种感觉太好了!不一会,费宁发现肉棒一跳一跳的,知道自己该停止了。那么,是最后一步了。
当肉棒离开那温暖的空间时,我十分不舍,真想回到那种感觉啊……那种温暖的、被吮吸的快感。
让自己全部力气集中起来,当快感积累到无法忍受时,却停了下了,一股失落感笼罩了自己。但是妹妹接下来的举动,却让我万万意想不到:
费宁半跪在哥哥的胯部,一边把肉棒扶正对准自己的密穴,慢慢靠近……由于龟头太大,费宁先在小穴边摩擦,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快感,用一只手将两片粉红色、嫩嫩的阴唇分开,看着自己最隐秘的部份和哥哥的龟头接触在一起,感觉自己十分幸福……
而一个处女,对这种快感是十分敏感的,不一会,伴随着费宁的呻吟,小穴中慢慢渗出了一大片泛着光泽的水渍,被水渍沾满的龟头,更是泛着淫光……这种景像,让我十分兴奋。“已差不多了吧?”
感觉到哥哥的肉棒似乎在向上动,“应该是哥哥想要了吧?”费宁得意地看着哥哥。
肉棒在处女穴口不断摩擦,却始终无法入内的感觉,已经让我无法再承受,现在的他,已经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妹妹了,只想能让肉棒进行用力抽插,把这种快感发泄出来,干死都没关系!所以,我不断地想把全身的力量集中起来,让肉棒进入到那美妙的地方……
费宁小穴内的空虚感越来越强烈了,应该是时候了……费宁想起自己听到同学的话:“刚开始肯定痛,只要坚持一会就好了,剩下的感觉,就是……”费宁咬了咬牙,对准位置,猛的坐了下去!
啊!好痛啊!那种撕裂的感觉,让费宁流下了眼泪。而同时,却是我发出的满足的叹息声。
肉棒被腔体所包裹……层层叠叠的摩擦……最后龟头顶到光滑的子宫口……
所有感觉都是那么的美妙!那种快感,是无法言语的。一瞬间,我感觉那种快感让自己有射精的冲动。
所辛的是,妹妹已停止了运动,只有小穴包裹着肉棒,让射精的冲动慢慢淡去,转而细细体味肉棒被包裹的感觉……通过肉棒,我体味着自己的妹妹。一瞬间,我甚至后悔没有早点享用这美妙的肉体和性交的美妙。
我开始不断向妹妹发号施令:“让哥再插深以点!”“趴过来点哥想玩你的乳房!”
“用你的小穴给哥再夹紧点!”费宁虽然是主动出击,可初经性事的她,只能感受到下体传来的剧痛。可她不敢怠慢,无论哥哥提出什么要求,费宁都拼命去满足。
“哥,好痛……”
“喜欢被哥干吗?”“恩!只要是哥的妹妹都喜欢,哥好厉害,妹妹感觉要死了!……啊……啊……啊……哥……”费宁开始大声呻吟!
“哥还没干够呢!不许死!小穴这么爽,要让哥干几百上千次才行!”
费宁感觉自己的力量所所剩无几,可下体的痛苦却给她带来幸福感,“哥喜欢我,哥说还要成百上千次”。她学着书上的样子,慢慢地把肉棒拔出来,还是痛,但是痛一下后,随之而来的是快感和莫明的空虚,于是又再把肉棒慢慢插进去,那种空虚感马上消失了,带来的更是一种快感……就在这样的感觉中,费宁双手撑在哥哥的胸口,下身不停地起伏,不停地吞吐肉棒……
“啊……这种感觉……像是要飞起来一样……哥哥……你感觉到了吗?我好幸福啊!哥哥的肉棒好厉害啊!每次都顶在我最里面了……变得更粗了……好烫啊……小宁……小宁不行了啊……要飞了……请哥哥射死小宁吧!”
“啊!”伴随着妹妹发出的叫声,我也低吼一声,将二十年来的快感,射进了妹妹的处女穴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