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淫邪的女大学生

淫邪的女大学生


“叮…咚…”门铃响起,中村早苗打开大门看见一个美丽的少女站在门外,
她穿着淡紫色的连身长裙和白色花领衬杉,长至腰际的乌色长发披在身後,白皙
的鹅蛋型脸上有着一双清澈的眼眸。
“中村教授,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她轻启丹唇说。
“嗯!你是?”早苗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少女。
“你好,我是K大心理系二年级的学生,我的名字叫作星野美遥。”她先
对早苗自我介绍。
然後接着说:“因为这次田中教授开给我们的研究题目是女子心理,而我打
算以寡妇的心理作主题,因此田中教授就建议我来找中村教授谈谈。”
“喔!原来是这样呀!好呀!请先进来屋里来坐。”早苗带美遥进入屋内,
整个房间是舒适的浅蓝色系,客厅也摆了一张浅蓝色的沙发,早苗与美遥分别坐
两个角落。
“那现在就开始吧!你想问些什麽呢?”早苗对美遥说。
美遥从背包拿出笔记本和铅笔开始发问。
“那我开始了,请问教授你先生过世多久了?”
早苗脸色一暗才慢慢地说:“正一郎已经过世三年了,是因为急性肝炎。”
“对不起。”
“没关系,你继续问。”
美遥接着又问了几个有关生活、经济方面的问题,早苗也详细地一一回答。
美遥将笔记本翻到下一页停笔说:“教授,再来我要问的是关於你性生活方
面的事,你还愿意作答吗?”
早苗笑了一下说:“你问呀。”
“教授,请问你会感到现在一张双人床上却只有一个人睡很寂寞吗?”
早苗点点头说:“嗯!一想到有老公在身边的日子对现在孤枕难眠的寂寞就
特别难忍耐下去。”
她轻轻向沙发往後一靠让一双36D的豪乳微微震动。
“那你会自慰吗?是用按摩棒?还是单纯地用手指?”美遥露骨地向早苗询
问。
早苗的脸一下子羞得跟夕阳一样红润。
她小声地说:“我有几根按摩棒,有时候会用,但不常。你还有别的要问吗
?”
“没了,就到此为止。谢谢中村教授,这些资料对我有很大的帮助,谢谢。
”美遥有礼地向早苗道谢。
此时钟打了十下,让她们知道已经晚上十点了。
早苗问美遥说:“你是住学校宿舍吗?”
“没错,十点学校应该宵禁了,看来我必须去找有租房子的朋友借住一宿。

“如果你不介意,今晚就住这里好了。”
“真的可以吗?太谢谢你了。”美遥再一次向早苗道谢。
“不过因为只有一张床,所以今晚我们要睡在一起挤一挤,我先进房收拾一
下。”
早苗说完後就进入卧房,完全没查觉到美遥在她背後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略作收拾後早苗一转身赫然见到美遥无声无息地站在自己身後小吃一惊,忽然她
觉得全身都陷入美遥凌厉的眼光中动弹不得,美遥直盯着早苗成熟丰满的身体,
早苗好像触电一样轻轻的颤抖。
“看着我的眼睛,早苗。”美遥温柔地对早苗下命令,早苗不自觉地紧紧凝
视美遥的一双黑瞳。
“放轻松…放轻松,很舒服的…很舒服的,甚麽都不要想…完全顺从我…顺
从…只有顺从…说你将要服从我。”早苗的双眸渐渐呆滞,慢慢地张开娇艳的红
唇说:“是的…我愿意…愿意顺从你。”
“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美遥对着被催眠的早苗说。
早苗不发一言轻点臻首。
美遥一手搂着早苗的细腰,一手爱抚她的酥乳边说:“我对同性恋也有些兴
趣,要不要让我来安慰你寂寞的小穴呀?”早苗只是低低头不说话,“现在,早
苗听从我的命令,脱下你身上的所有衣服让我替你治疗你的饥渴。”
“是的…遵命。”早苗的手慢慢的将上衣、裤子、胸罩、内裤一件接一件脱
下,她的心中没有一丝反抗的想法,美遥搓揉着早苗胸前那对丰满得可以滴出水
来的蜜桃,浑圆的大腿间的神秘三角地带亢奋地分泌出爱液,美遥吸吮早苗丰硕
的乳球,用五小舌亲舔那对坚挺的深红色蓓蕾。
“来,替我服侍一下。”美遥对早苗做出指令。
美遥将自己的衣服全都脱掉,一对尖乳高挺坚立着,结实的圆臀充满弹性,
湿淋淋的蜜穴还传来淡淡草莓的香味,浑身上下散发出青春的魅力。
早苗跪了下来,将俏脸埋入美遥股间的秘密花园,小香舌死板地从阴蒂到肛
门来回舔弄,美遥微微张开丹唇娇喘,早苗更是竭力地伸长舌头向阴道深处抽
送,美遥也欢愉地摇动雪臀迎合早苗的舌尖。
“啊!啊…我要去了…”美遥向前一抛滚热的爱液由蜜洞之中喷出,完成这
次甜美的高潮。早苗艳丽的脸庞沾满美遥的阴精,她静静地替美遥清洁阴道将所
有的蜜汁舔拭乾净。
美遥的双峰配合高潮的余波上下起伏着,她满意地从背包中掏出一件特制的
双头龙丁字裤,美遥慢慢穿起丁字裤,将向内的的阳具调整好对准自己湿漉漉的
肉洞,然後双手往上一拉,将整条丁字裤穿好,整根阳具直插入她的小穴,她握
住那高挺的阳具稍稍扭动,充实的满足感自下阴直贯脑门不自禁娇吟一声。
美遥用右手托起早苗的左腿,用尽全力深深地插入早苗的阴户中,美遥持续
抽送着,早苗也摆动自己赤裸的身躯迎接美遥的阳具。美遥乌亮的长发疯狂地左
右摇摆卖力插弄,一手搭着早苗的肩膀,一手大力地揉捏自己尖挺的乳房,发出
一阵阵销魂声。美遥摆动腰肢一下下抽动,早苗感觉自己的肉穴也随着她抽插的
频率一波波颤动,欲仙欲死的快感让早苗彷佛一会儿置身天堂,一会儿沉沦地狱。
“哦哦…啊啊…爽…我要爽上天了。”早苗几近痴迷地浪叫。
“好棒!好棒!我也快活死了。”美遥和早苗的情慾都登上了最高峰,两人
如同两头雌兽般毫无理智地追求高潮的欢悦,直到双双爽死过去。